【18】体育生和前任进隔间男友破门而入

【18】体育生和前任进隔间男友破门而入

和体育生发生关系的第二天,醒来就发现他早早出门了,而且还带了人回来,让我差一点误会他喜新厌旧的速度。可没想到这家伙出门居然是去帮我衣服,一摸一样的情侣装。

他非拉着我一起去参加他们球队的聚餐,不料那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前任也来了。那男孩果然长得好看,从容地跟每个人打完招呼后,他看着我说:“你就是那个家教老师吧?我经常听靳泽提起你。”

我看见体育生整张脸都沉了下来,他说要去上厕所,但前脚刚走,那个男生就跟着过去了。

那个男生抽着烟,凑在体育生面前说:“这才多久没见,你就换口味了?就因为他才一直不接我电话的吗?”

体育生什么都没说,也不看他,绕过去想要离开,谁知道那男孩直接从背后抱住他:“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那男生竟眼泪也是说掉就掉,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躲在角落里,不敢吭声,连牙齿都哆嗦了起来,我甚至很想逃走,这可是我在小说里才见到过的情节,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我又格外想知道体育生接下来会怎么做,毕竟我们才在一起不久,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一切还算不太晚。

体育生站定在那儿,要将男孩的手从自己腰上拿下来,对方却死死地纠缠着,他面无表情地说:“你现在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松手吧,不然谁都不好看。”我从未见过他这么决绝又冷酷的模样。

“我不信。如果你不爱我,你就不会故意把男朋友故意带到这儿来刺激我。”男孩说得斩钉截铁,果然长得帅就是比较自信,什么事儿都敢往自己身上扯。不过,根据体育生幼稚又爱胡闹的个性,真这样做的可能性其实也是有的。

男孩从体育生的背后走到面前:“看吧,被我猜中了,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一直都只有我。”体育生冷笑了一下,也不说什么,可这男孩突然就亲了上去。他抱住体育生的肩膀,微微地踮起脚尖,熟练而轻巧,像是早已经上演过无数遍的情节。

我的头顶瞬间五雷齐下,关节变得冰冷而僵硬,连如何呼吸都需要努力才能想起。

体育生也不闪躲,就那样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站着,等男孩亲完了,他才往边上啐了口水:“闹够了吗?”他抹了抹嘴,头也不回就要离开。

“闹?谁闹了?”男孩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大声地嚷嚷着,可双手又不断地在体育生的身上挑逗性地游移:“靳泽,我承认我输了,你目的也达到了,你现在还要我怎么样?我想不明白那个家教老师究竟哪里比我好,不也就那样吗?”

体育生像是突然被惹怒了似的,一把抓住男孩的手,狠狠地甩开:“这事跟他没关系,你少他妈给我扯到他身上。而且,你不配跟他比。”体育生说完这句话,我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我果然没有爱错人。

这时,男孩的眼神里也藏不住杀气了,或许他不甘心的是自己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比我优秀却被体育生这般数落,他又笑了笑:“爱不爱只有试过了才知道?你敢不敢试试?”

说完之后,他竟然拉着体育生的袖子,往厕所的隔间里走去,而体育生也没拒绝,跟着走了进去。

我听到门扣被拉上的声音,心想着完蛋了,那可是自个儿送上门的一块鲜肉啊,娇艳动人的,平常男生都不一定能抗拒得了的诱惑,更何况是眼前这个精力充沛刚满18岁的体育生。

空气仿佛凝滞,我一步一步地穿过,在那个隔间前面停了下来。我没有勇气去敲开那扇门,我害怕会失望,担心这一场刚开始不久的美梦一下就变得支离破碎。但我又太渴望知道真相了,我就站在那儿等待着他们亲自为我揭开这一切。

我听到亲吻的声音,听到球鞋在地板上划出尖锐的声响,听到拉链上的锯齿被粗暴地扯开,我好像又看到了体育生化身成野兽的模样。

但很快地,传出来的变成了激烈的争吵,哀恸的求助,弱弱的求饶,到最后只剩听不清的支支吾吾,我知道里面一定出事了。我的手颤抖着,一点一点地抬起来,叩在了门上,就算再怎么卑微,我想我也有权利在这段感情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亲手结束这一段闹剧吧。

可是门依然紧闭着……再不能这样下去了,我终于用尽所有力气去踹那扇门。门开了,是体育生从里面打开的。

我看到的画面,跟脑海里的完全不一样。体育生依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有表情,衣服也规规矩矩地穿着。而那个男孩蹲在墙角,低着头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而上面的那条绳子分明是从体育生裤子上的绑带。

“你在干吗?”我看着体育生问,他说没事,然后走到洗手池点了一根烟,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抽烟,在弥漫的烟雾中他的轮廓反而显得更加冷峻。

我走过去,帮男孩把绳子解开,他抬起头来分明有一滴眼泪刚好从坠落到空中,可他却笑笑地在我耳旁说:“让你见笑了,我们以前就经常玩这样的游戏。”他的话语里竟然还有一丝得意,好像我才是这段感情的介入者。

男孩摸了摸手上的勒痕,就像是朵浓烈又倔强的红色蔷薇,他走到体育生面前,把那条绳子放进口袋:“那这个我就收下了,就当是你送我的礼物了。”

男孩笑意盈盈,走几步又转过身来说:“靳泽,你以后可要乖一点,不然你媳妇儿下回指不定又要找谁来测试你。”

果然是个狠角色,到最后居然把他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推到了我身上,让我莫名其妙地成了闹剧的始作俑者,成了故意设局让男朋友往下跳的疑心鬼,这下我才真的体验到了人心的险恶,也能明白为什么这个男孩以前可以同时吊着靳泽和他的队友两个人不放,果然心机很重。

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男孩已经扬长而去,只剩下我和体育生在厕所里,我既怀疑他们俩在隔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还要想办法澄清,真的是想生气没法生气,着急也只能干着急。

我走到体育生的面前,他很快就拧开水龙头,将烟头熄灭,看着我,试探性地把我搂到了怀里。

我终究是不争气地流下了眼泪,在我过往二十年的人生中我真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风浪,更要命的是我居然哭到没有办法停下来。体育生赶紧捧着我的脸说:“先缓缓,别哭得这么急。”这是什么安慰人的话,我被他逗得差一点就笑出来。

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温柔:“乖,不哭了,咱们回家去。”他一边帮我擦着眼泪,一边还轻轻地往我脸上吹气,“好啦,老公疼,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那你干嘛把他绑起来?”我果然被那个男孩带偏了,开始怀疑体育生有某些特殊的癖好。

体育生用力地拍了下我的:“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你没见他一直在我身上乱摸吗?我不把他的手绑起来,我对得起你吗?”好家伙,明明是他自己的烂摊子,还一副都是为了我的样子。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我再次跟他确定了一下,我知道虽然体育生吊儿郎当的,但在原则问题上他比我还要较真,肯定不会撒谎。

他亲了亲我的哭肿的眼睛:“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刚进厕所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我就算向天再借五百年,也不敢胆肥成那样,当着你的面乱来。”这么说来,体育生才是这场戏真正的操纵者,我再次感叹于这家伙缜密的心思。

“那你干嘛让他亲你?”我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当着我的面被别人亲就不算乱来了吗?”

他咳嗽了起来,还是搂着我笑:“那总不能他一亲过来,我立马给他来个过肩摔吧?我上次把队友打残的事儿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摆平的,我可不想再惹出什么事儿了。”体育生捏了捏的我脸,“再说了,我嘴巴闭得可紧了,那算什么亲啊。”说完,他直接就把我压在墙上激烈地吻了起来,“这才叫亲嘛。”

我又狠狠地踩了他一脚:“既然你早就发现了我,直接出来不就就好,干嘛跟他演这么一大出戏?你就是故意想要在我面前证明自己的魅力有多大,虚荣,哼。”

“很痛欸,靳太太,你再这样我就告你谋杀亲夫了。”体育生揉了揉脚,然后用手捂住我的鼻子问我香不香。

等闹够了,体育生才认真地说:“我早就猜到了那小子会纠缠不休,既然是这样,那在你面前结束这一切,总比以后你不在身边时他来找我好吧?”体育生看我已经冷静下来,接着往下说:“而且,我觉得手撕前任远远没有比让前任知道自己已经无足轻重来得狠,来得痛快。”

体育生说得还挺有道理的,但我的气明显还没消:“你还想有以后?赶紧地,把那小妖精的所有联系方式都给我删了。”

体育生把手机递给我:“早就拉黑保平安了,我可不想回家跪搓衣板。今天是真没料到他会来,而且还事先打听了咱们俩的事儿,啧啧。好在我很早就跟他分手了,这人真是坏透了。”

“那你身体真的没有反应吗?”毕竟男孩长得那么好看,也就怨不得我到现在还醋意未消。

体育生刮了一下我的鼻尖,然后抓过我的手:“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他突然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往厕所的隔间走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