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体育生自述:楼下大哥深夜偷偷地带了男人回家

【56】体育生自述:楼下大哥深夜偷偷地带了男人回家

嗨,我是靳泽,好久不见。转眼间,小恺和我之间的故事已经更新了近半年的时间,但其实我还是有很多秘密没有机会说出来,毕竟一直都是小恺在写的。

或许是因为体育生的身份吧,在gay圈里总会潜移默化地被加分,不得不说平时的训练还是有用的,至少这身上的肌肉还是让一些陌生人愿意主动接近我,用老戴的话说就是:“当时刚搬进小区,挤电梯的时候看见你,我立马就跟着一起下了。”

老戴是住在我们楼下的一个大哥,三十五六岁,没见过他正儿八经处过对象,但微信里的通讯录比微商还要密集。他是一个喜欢认识新朋友的人,更确切地说,老戴很喜欢帅哥,他自称色胚,“愿意为帅哥赴汤蹈火”。

至于老戴长什么样子?说起来也有点不忍心,他大概一米六出个头,肚子外凸,头发还有些油腻,我一直都觉得他活在南方的回南天里。可我还是跟老戴成为了朋友,他出于“色”,而我是看中他为人的仗义。有次我妈因为私教课跟健身房起了点冲突,他二话不说往包里塞了根铁棍就跟着我去了,我觉得要是真打起来,他也帮不上忙,但那一刻我还是敬他是一条汉子,够兄弟。

谁知道等我们赶过去了之后,我妈早就跟对方协商拖了,见我带着一身杀气还有个“小弟”过去,还笑话我太冲动。我妈也没有多问我老戴的事,而老戴见已经无事可做就邀请我去他家坐坐。倒也是,认识了将近一个月,我还不知道他家具体住几楼,只知道每天上午他都会站在我家的电梯口问我:“兄弟,咱们今天早上吃啥去?”

行,那就去呗,虽然知道他喜欢我,但也不至于能把我给吃了,毕竟从身高和力气上我都是能绝对压制他的。我们走到小区楼下,我问他几楼?他笑了笑,然后带着我穿过一层层的铁门,还有挂在过道里滴着水的床单衣物。没错,我们进了地下室,原来老戴刚从外地过来不久,还没找到工作。

那逼仄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简易拼装的衣柜,零零散散的换洗衣物随意扔在地板上。他也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或者说不自信,他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房间连把椅子都没有,我只好跟他一起坐在床沿。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我就感觉自己像是一块受了潮的饼干,浑身不自在,原来老戴真的住在“回南天”里。

当然,那天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尽管这家伙总是半开玩笑地往我身上蹭,可他终究还是知道分寸的,而且我早就习惯了班里的男生摸的胸肌,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小题大做的。

老戴没有工作,平时就待在地下室里对着一台二手市场里淘回来的旧电脑,卖一些劣质的情趣内裤、袜子、印度神油和那方面的保健品。他说现在每天早上去我家门口等我一起吃早餐是件蛮幸福的事,就当是睡醒之后能立刻就见到阳光吧。我觉得老戴也挺阳光的,刨除喜欢吃豆腐动手动脚这件事。

之后,老戴又断断续续约了我几次去他家,我都找借口拒绝了。并非是瞧不上地下室,只是我跟他越来越找不到共同话题了,每次他跟我讲圈子里家长里短和八卦,我都提不起兴趣,而他的荤段子又全是老梗,出于礼貌我还得在一旁陪着笑,实在有点是为难彼此。我跟老戴说:“我妈最近开始给我做早餐了,以后就不能跟你一起去了,你小子也少吃点,看看你那肚子。”

我原本以为老戴会生气或者失望,毕竟搁他当时的处境,很多人都是会觉得我是看不上他不愿意和他交朋友,可老戴把筷子一放,满脸堆笑:“那多好啊,以后我就上你家蹭饭吃吧,跟你妈说说,我每个月伙食费照给。”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句“今天队里集训,我得先走了”,然后走到摊位前给老板结了账。

骑上自行车的那一刻,我觉得老戴的目光一直在追随着我,我不敢回头,也不忍心看到他的神色。“对不住了老戴,希望你能尽快找到新朋友。”到了训练室之后,我给他发了这条信息,过了许久他都没有回,后来他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等我再见到老戴,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这时我跟小恺已经在一起了。那晚是球队里几个哥们儿一起到网吧去开黑,我11点多走在回家的路上,远远地就看到了老戴,我立刻掉头想避开他,毕竟有点尴尬啊,这信息都不回我的,路上也没啥人,在一起走着我多没面儿。结果,老戴也看见我了,他一边大声喊着我的名字,一边向我跑过来。

他气喘吁吁地指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问我好看吗?我说挺好看的。他好像兴趣突然被点燃似的,像以前一样拉着我又说了一大堆,他说这是他今晚在小软件上约见的网友。果然,老戴丰富多彩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我的离开而有丝毫变化。他兴高采烈地问我今天这一身造型怎么样,我还是点了点头说不错,他剃完头脖子上还有些碎头发全跟汗黏在了一起。

我有点无奈陪着他在公交站台等他的网友,那从角落里蹿出来的尿骚味浓烈到我差点吐出来,而老戴完全不受影响,每隔几分钟就拿出手机照照自己的脸。我靠在广告版上差一点就睡过去了,这时照片中的那个男孩终于走到了我眼前。

虽然他们也是第一次见面,但老戴并没有一丁点的局促和生分,他带着一种暧昧不清的笑容说你来啦,然后很自然地接过对方手里的小袋子,那画面就跟正常的恋人没啥区别。我并没有很认真地打量那个男孩真人长什么样,只记得对方是一副学生模样的打扮,白色T恤,但裤子有点短。

我站在一旁,随他们一起回小区,几分钟路程,那一晚却显得格外漫长。就算夏天再怎么炎热,晚上11点多的风也是凉快的了,但我的后背还是湿了一整片。我活这么大还真没大半夜地约见过网友,也算是陪老戴涨了见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他们或许是迫不及待,不想把口舌浪费在说话这件事儿上,毕竟还有正事要干。而我是好不容易能撇清关系,不想再把自己惹一身骚。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这位欢喜前来应邀的男孩,指着我问老戴说:“他今晚也一起吗?你们怎么认识的,怎么不早点推给我。”

当时的我才成年,听到这句话时身上突然有了触电的感觉,是跟恋爱完全不一样的,不是兴奋刺激,而是有种看小电影时看到男主高潮后的特写镜头,莫名地打了个哆嗦。

老戴转身问我:“要不一起过去坐坐呗,我刚好进了一些新的内裤,你过来挑几条喜欢的回去。”

我挑了一下眉毛,故意装作淡定:“下次吧,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那一刻我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是在模仿老戴,我知道我当时的演技一定很拙劣,但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好在我也长着一副坏坏的花心的模样,不然就真的丢大发了。

回家之后,老戴又不停地给我发微信,说是那男孩子吵着要我一起过去,“你就过来一会儿呗,就当是帮帮我的忙”。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思来想去直接就把他删掉了,这次真对不住了,这种忙我还真帮不了。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就跑到了了24小时健身房里,等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通过汗腺从身体排出后,我给小恺发了个视频邀请。那家伙当时正咬着叉子在宿舍里吃方便面,膝盖上还放了一本英语四级的书,我问他“想我了没?”他像是只受到惊吓的兔子,眼睛瞪得老大,然后挥了挥拳头,仓皇地跑到了阳台上:“我在宿舍呢,你能不能不这么肉麻?找死吗?”

听到这些,我突然格外地安心,我说没事了,你赶紧去准备考试吧。他说真没事吗?我点点头,等到要挂断的时候他突然用很快的语气含糊不清地说了句:“我想你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